欢迎访问:偷拍台湾综合性网-偷拍自怕亚洲在线台湾-偷拍自亚洲五月天亚-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来我家玩被迷奸的女同学

来我家玩被迷奸的女同学

今天是星期天,筱悠和我约好了要来我家里和我玩,和她一起来的还有我们的班长大人。

  她们两人都是我们学校有数的美女,当然,作为能和她们玩到一块的同学,我自然长的也不差,甚至,学校里有些好事者还给各个班级排了个乱七八糟的美女榜,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在榜内是第几名,但也应当是名列前茅的。

  打开门,筱悠今天穿的是一件碎花的白色连衣裙,及肩的墨发斜斜的扎了一个乖巧的马尾辫垂在耳边,粉嫩的唇上涂着透明的唇膏,晶莹剔透的好似果冻一样,惹人不禁的想要去俯身品尝一番。

  我笑着把她两迎入玄关,这时,我才发现筱悠笔直的两条大长腿上还包裹着一层微微透出肉色的白丝袜,应该是裤袜的款式,白色的袜筒直直的升入了裙底之中,袜面很薄,大概只有30d的厚度。再往下看,筱悠玲珑的小脚上还套着一双青葱色的凉鞋,几个贝壳似的指甲盖透过丝袜还能瞧见其上涂着亮晶晶的宝蓝色指甲油。那凉鞋的细绳是仿织物的合成纤维,绕着少女的脚腕飞作了一只青色的蝴蝶,其上还挂着一个水钻,着实看着就叫人有种想要不顾一切的将其捧起,放在掌心好好把玩的冲动。

  「你们好啊。」

  我冲她两打了个招呼,站在筱悠身后的是我们班级的班长季菲菲,要说容貌,她也是个娇艳若滴的大美人,长相偏向艳丽与英气的她起码和清纯无敌的筱悠不分伯仲,要说春兰夏菊,各有颜色,说的大概就是如我们一般漂亮的美少女吧。

  如此一来,在容貌上我们难分高下,但在着装上,则对口味不同的众生有着不同的喜好,若要单从大众的口味上来看,比起筱悠凸显自己一身青春靓丽的邻家妹妹的打扮,足足要高出同龄人一截,身量168cm的季菲菲则选取了更符合自己气质的偏御姐装扮。

  她内里穿着一件深黑色的露肩吊带衫,衣服的前胸用白色的涂料放荡不羁的纹出了几个英文大字:「death」,外边则套了一件靛蓝色的马甲,左手腕上戴着一只运动手表,套着牛仔热裤的两条大长腿白的晃眼,脚下则踏的是一双雪白的板鞋,而在鞋边,那一圈织了一点红色袜边的白袜浅浅的包住了脚踝,更衬的其上的美女肌肤肤若凝脂,白的好似随便一掐就能闻到奶味一般。

  「快进来,外面太热了。」

  前边说来话长,但实际上也不过就是一两眼的事。我就在门口稍稍打量了那么两眼,便带着两位同学来到客厅,给她们端上了早就准备好的水果和饮料。

  「小棉棉,怎么没看到你哥呢?」

  才一坐下,嘴上不肯得空的筱悠就悠闲的翘着二郎腿,一边毫不客气的用竹签串起一块苹果,一边叽叽喳喳的冲我问话。

  「他?大概在玩电脑吧。」

  我也有点儿不好意思:「我昨天和他说你们今天要来的,真是……」「没关系的,小棉……棉。」季菲菲似乎想要帮我解围,但当那个羞耻的称呼从季菲菲口中说出来的时候,我不由的感到一股热气从胸腹升腾而起,直冲脑门,「别那样叫我!」

  「啊!」

  但话一出口,我脸上的羞红便更多了:「对不起,菲菲姐,我不该冲你喊的。」「没事的。」季菲菲还是一如既然冲我微笑。

  「怎么你还脸红了呢,小棉棉,和你做了十几年的同桌,我怎么不知道你这么容易害羞啊,哈哈哈哈……」而从头到尾,全程目睹了这一幕的筱悠更是笑的合不拢嘴。

  「别笑了!」我嗔怪着想要去挠筱悠的痒痒,但她早有准备,顺手一戳,就把极其怕痒的我戳倒在地,笑的不能自已的在她作怪的两只手下不停打滚,直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满脸得意的筱悠才施施然的收回了手,居高临下的俯视气喘吁吁的我,眼中的狡黠配上她可爱的面容,真真的叫人升不起气来。

  「下次你在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休息了大约五分钟,我才带着满身疲惫从地上爬起,看着一脸目瞪口呆的季班长,我张了张嘴,也不知该怎么解释,只好小声的说了句:「抱歉。」「啊,不用抱歉。应该怎么说呢,没想到,没想到你们的感情那么好。」季班长有些惊讶的把两根手指搭在微微张开小嘴上,我竟有点不敢相信的从她的眼底看到了一丝丝的羡慕。

  「是啊,小棉棉就是那么可爱。」而在一旁,作为祸首的筱悠还是一脸的狐狸笑。

  「玩闹了那么久,也该干点正事了。」

  忽然,筱悠本还眯着的眼睛骤然张大,整张脸的表情变的十分严肃:「我想你应该知道我们今天来你家是要做什么的吧,小棉棉!」我听的她的语气十分凌厉,下意识的点了点头。然后便见到筱悠从随身的小挎包里拿出了几本手册和二支水笔。

  「来做班级活动的策划吧,菲菲。」她把其中的一支笔递给了班长,然后开始在小册子上写写画画。

  我看着她两写画了片刻,才突然反应过来:「等等,我的呢?」「呀,抱歉,小棉棉,你的我忘了诶。」

  「太假了……」

  我低头做失意状。

  「反正你家旁边也有超市,不是吗?」她又一次笑出声来,粉嫩的唇边露出两个尖尖的虎牙,「快去吧,少女,我们的下午茶就交给你了哦!」「好吧。」

  本还有些犹豫的我眼角的余光忽然扫到了有点欲言又止的季班长,本还准备脱口而出的拒绝下一秒就变成了斩钉截铁的保证完成任务,我带好了遮阳的伞具和钱币,便穿上了外出的凉鞋,准备去离家最近的超市买点零食回来。

  但在出发前,我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回头瞥了一眼身后的厨房,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那?

  我站起身,好奇心促使着我想要去厨房看个究竟,但下一秒,来自筱悠的催促叫我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想法。

  「好吧,好吧,服了你了。」

  我一边叹着气,一边离开了被空调吹的冰冰凉凉的家。

  ……

  二十分钟后。

  我顶着烈日,提着装满了零食的塑料袋,站在家门口。但我现在有种古怪的错觉,这门,在我离开的时候似乎不是这样子的。

  这种没来由的感觉叫我下意识的放轻了脚步,为了安全起见,我甚至还多此一举的把零食和伞都给放在了门边,然后……

  轻轻一推。

  没锁!!!

  我记得我出门前是锁上了的。

  我记得非常清楚!!!

  发生了什么?

  我这时候反而不敢再继续开门了,我用耳朵贴着门边,细细的听着里边的声音……

  没有,没有我想象中的歹徒冷酷的喝令,也没有少女们该有的欢声笑语。

  我又等待了一会,这才推门进入。

  玄关前的鞋架上似乎少了几双鞋子。

  我数了一下,我平时日常在穿的小高跟鞋和出JK服COS与洛丽塔COS的小皮鞋都不见了。

  那既然楼下没人,会不会在楼上?

  我走过客厅,见到桌上的水果已经被我的两个同学消灭了大半。而才描了半边的白纸上也留下了一大滩的墨迹。

  两支笔落在客厅玻璃桌的底下。

  一杯果汁被打翻在了一旁。

  还有毛毯上被拖动的痕迹。

  我循着线索,一步步,小心翼翼的迈上了楼梯。

  我似乎听见什么声音。

  是男人的声音。

  人数还不少,至少也应该有三个人。

  而后,我又听见了我哥哥的笑声,差点吓的我跌在楼梯上。

  我辨别着声音的来源和方向,找到了哥哥的房间。

  这一次,本应该会被紧锁着的房门,竟还留出了一道缝隙。

  我偷偷的靠在门边,把手机伸进门缝,开启了录像模式。

  大约二十秒后,我把手机收了回来,处于兴奋中的男人们应该不会注意到这边小小的细节。

  然后,我把手机的外放调到了静音,打开了刚刚拍摄的录像:一开始是角度没有调整好时的摆动和黑暗,但大概在五秒之后,镜头开始发挥出它应有的作用。

  我的两个同学,闺蜜筱悠和美女班长季菲菲竟然被一群头发染的五颜六色的男人围着!!!

  她们两人像是被抽去了骨头,一人软绵绵的被一个男人扯住了一只手臂,两腿呈外八形的躺倒在房间的地板上,娇小的脑袋被那肮脏的,黑瘦黑瘦的男人钳着下巴,狠狠的来了一次法式湿吻。

  天呐!!!

  这是犯罪,这是迷奸!!!

  我看到这,两只手就已经抖的不像样了。

  我想要立刻按下手机的桌面键,然后拨打110,让警察叔叔赶快过来把他们这群坏蛋一网打尽,但是不知怎的……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想再看下去呢?

  想看筱悠是如何的被那群肮脏恶臭的男人蹂躏,想要看他们残忍而又蛮横的夺去筱悠的初吻,剥光她的衣服,扒掉她的丝袜,狠狠的抚摸她的全身,用舌头把她的私密处舔遍,在她敏感的腋下和脚心无情的搔弄……为什么?为什么我这么想看呢?

  我感觉小腹一热,好像有股热流从我的下身渗出。这是从未有过的感觉,令我沉醉。

  这种愉悦的快感叫我不能自拔的摁不下应该摁下的数字,我又一次的打开了那段视频,静静的观看起来。

  还有一位可怜的受害者是我们班级的班长,那个表面看似强势的班长大人。

  她本应该露出愤怒,大声斥骂这群混蛋的小嘴被男人的两根手指粗暴的探了进去,捉住了那条灵活的小舌头,那个染了一头黄毛的混混甚至对此还不满足,贪婪的凑上去尽情的舔舐起班长大人圣洁的两排皓齿。

  我觉得自己小腹处水流的更快了,我还想要更多,看到更多……我把手机打开录像模式,放在门缝中夹紧,慢步走到了父母的房间,找到了我爸爸的手机。

  我一点也不想错过那些精彩的画面了……

  回到原地,时间大概过去了5分钟。我迫不及待的收回了手机,然后把爸爸的手机调出摄像,照原样放入门缝。

  激动的心情使我的心脏止不住的跳动,我颤抖着双手,好像在对待什么神圣的祭品一样的把手机屏幕中,代表着播放的按键摁下:经过刚才近半分钟的空档,包括我哥在内的四个男人都开始行动了起来,我哥和那个黑瘦的男人负责筱悠,而那个黄毛和理着一个刺猬头的青年则开始负责照顾起我们的季大班长。

  我哥果然和我是在一个家庭下长大的。他首当其冲的就瞄准了筱悠的一双玲珑可爱的精致脚丫。

  他好像饕餮一样的发出啧啧的咽口水的声音,然后小心的把筱悠穿着白丝袜与葱绿色凉鞋的小脚捧起,动作竟与我刚才捧起手机那般相差不多。

  他先是把鼻子凑近了细细嗅闻,从闪着粉色光泽的脚趾,到隐隐透出白嫩皮肤的脚背,那丝袜无比柔顺的触感叫他欲罢不能,还有那股甜橘似的清香……喔,要爆了。

  单手解裤扣的哥哥的动作是那么的手忙脚乱,他嘴上鼻尖依旧不停拱动,舌头不住的顺着筱悠凉鞋和足底的缝隙深入,舔弄,脸上露出了深深的,陶醉的神情,下身处高高顶起的帐篷前已经透出了一大股深色的水渍。

  「太美了,太美了……」

  我一边看着视频,一边听见门内传来的赞叹。

  我不由的为此想入非非,他们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了呢?

  但不管他们现在进行到哪一步,手机录下来的便已经是过去的永恒了。

  负责筱悠上半身的黑瘦男人的手已经通过筱悠连衣裙的领口温柔的感受到了那种独属于青春少女的微带清凉的体温,还有那软糯的乳鸽和其上已经在男人的抚弄下慢慢变硬的小点。

  他嘴里滋滋有声的和少女的两片唇瓣交融相会,他也为了更好的掠取少女嘴里香甜的津液,一只手扶住了女孩的后脑勺,并不停的将其的双唇往前送出。

  ……

  太刺激了,筱悠!

  如果这时候,我是筱悠呢?只是这么一想,我的身体竟不由的一颤……坏了,好像尿床了。

  我赶忙低头查看,却发现内裤表面确实是映出了一片水迹,但似乎并没有像平时尿尿一样那么多。

  这是为什么呢?我已经来不及去细想了,因为还有一个大美人在等着我观看呢。

  季大班长和筱悠有所不同的是她的上半身是被两个男人抬在床上的,我见她的一双板鞋已经被脱掉了,正无助的歪歪扭扭的掉在她时不时会随着男人的动作而触到地板的脚尖边上。她的热裤也已经被扒落,落在床边一角。

  侍弄她的两个男人好像更猴急一点,他们更希望见到少女白嫩滑手的酮体,而不是在前戏上浪费太多时间。

  这两人在黑瘦男人与我哥哥享受筱悠纯洁的肉体的时候,正呼哧呼哧的帮季大班长蜕去那身轻薄的累赘。

  他们抽走腰带,松开裤扣,又掀起马甲,脱去黑色的吊带衫……很快的,季大班长最后的两片浅黑色的遮羞布也一齐离去。

  他们把季大班长摆了个姿势,两条腿高高的被刺猬头跪坐着抗在肩上,我可以瞧见刺猬头像头老牛一样的勤快的在那长着稀疏毛发的田地上用灵活而又细长的红犁耕耘,而那黄毛则像只饿极了的小狗,呜呜叫着,一手捏住了季大班长的左边葡萄,另又探头用嘴叼起了右边葡萄,双管齐下,直啜吸的滋滋有味,啧啧有声,观其美妙的神情,真好像是品尝到了世上最为美味的蛋糕一般。

  有时候,自己吃的不香,要看着别人吃才香。

  我看到黄毛那无比生动的表情,也不知道那是种什么样的无上美味能令他如此的深入其中。我不由的舔了舔干燥的唇边,用嘴里不停涌出的口水润了润喉。

  我也想咬咬看呀,季大班长的嫩葡萄……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关键时刻必须强上 下一篇:一起普通的强奸案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